Posts Tagged ‘ 第一天 ’

五月天 的 [第一天]

今晚 多少人 到了現場

今晚 多少人 對著屏幕

都是為了五月天 20週年 回到1997.3.29 7號公園 [第一天]

80後的小孩 有多少人 都在年少輕狂的時候

聽著五月天長大

成為天團 最厲害的本事

就是那觸碰人心的力量 那些歌曲所產生的共鳴

還有 他們的 溫柔 倔強

他們很簡單 很平凡

卻因為這份信念 變得不一樣

多少首歌 提示著成長的惡魔 現實的荒涼

卻從來沒有放棄過 任意門的自由和夢想

他們的堅持陪著我們 20年了 仍然相信 仍然前進

有多少歌曲曾經 讓你曾經思考 曾經懷疑

有多少歌曲 給你支持鼓勵

最近 有一點 把自己給丟了

很多五月天的歌曲 讓我聽著聽著就哭了 尤其是這場演唱會

曾經忘記了自由方向 卻在歌詞裡撿回方向盤

要和五月天一樣 一直堅持下去 一直溫柔的倔強

謝謝 你們 五月天

Screen Shot 2017-03-29 at 9.13.29 PM


成名在望 [五月天]
作詞:阿信
作曲:阿信

找一個和弦開始唱 那故事遺忘的時光
起點是那平凡的成長 或初學吉他時 少年們 的模樣

那一年的舞台 沒掌聲 沒聚光 只有盆地邊緣 不認輸 的倔強
排練室的日夜 在爭論 在激盪 以音量去吞噬 無退路 的徬徨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可會亮
那成名在望 會有希望 或者是 無知的狂妄
那又會怎麼樣 「那又會怎麼樣?」

混跡過酒場的駐唱 才讀懂人性的尋常
背負過音樂節的重量 才體會每場仗 都仰賴 槍與糧

夢是把熱血和 汗與淚 熬成湯 澆灌在乾涸的 貧瘠的 現實上
當日常的重量 讓我們 不反抗 倒地後才發現 荒地上 渺茫 希望 綻放

穿過了
搖滾或糖霜 媚俗或理想 批判或傳唱 道路上
只能看遠方 最遠的地方 應許的他方 不停衝撞

看過多少臉龐 飛過多少異鄉
少年早已蒼茫 回頭望 我在何方

一站又一站的流浪 那旅館和空港 一遍又一遍的採訪 和攻防
一雙又一雙的目光 像監獄和高牆 牆裡的風光是不是 如當初想像?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可會亮
那成名在望 是否風光 或者是 瘋狂的火光
那又該怎麼樣 「那又能怎麼樣?」

While we were so young 我夢到當時 我們翻過牆
曼陀羅花 沿途綻放 我們光腳越過人間荒唐

We’re stupid but strong 放學的屋頂 像萬人廣場
從不多想 只是信仰 少年回頭望 笑我「還不快跟上?」

那路的起點誰能忘 那路的盡頭誰在唱
誰成名在望 誰曾失望 卻更多 的誰在盼望

那黑的終點可有光 那夜的盡頭天將亮
那成名在望 無關真相 如果你 心始終信仰
誰又能怎樣? 誰又能怎樣?

「你就能飛翔」

*[曼陀羅花]
茄科類曼陀羅屬植物,有麻醉與迷幻效果,
據稱在前往天堂的路上,如果停步沉迷於此花香,就會喪失前往天堂的能力與意志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