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 洪卓立 ’

帶著骨灰去旅行

 

俗語有一句話 說 「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 而是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懂我愛你」

很老套 卻很真實

很多時候我們以為 至親的離開 就像失去了全世界

但心中有愛的人 就不會感覺到距離的威脅

真愛 在最遠的實際距離 也不會覺得遙遠

就算人不在了 但感覺永遠不會離開

心與心貼近 不是一個動作 而是一種對待

但要是兩個人靠很近 心卻偏移 那才倒是最遠的距離

.

我們不能預計未來 就算是下一秒 也沒辦法

有人曾經和我說 把戀愛的當下都當作最後一次

那每一次 都會是最珍惜的 最投入的

聽著這首歌 感覺很甜蜜 但歌詞卻如此淒美

如果可以 我也希望和我愛的人 到世界各地 留下腳印

哪怕有一天 誰先離開了

我還記得每個角落留下的笑容

在無人的身旁 還有被靜止的最美時刻

每一段旅程的美麗 不是多奢華的地點

而是 儲存記憶的過程 有 最愛的人


 

帶著骨灰去旅行 [洪卓立]

作詞:黃偉文   作曲:Kenix Cheang@Private Zoo
編:Kenix Cheang@Private Zoo
監:舒文@Zoo Music / Kenix Cheang@Private Zoo

此刻不講 擔心我 忘了說
簡單一生 皆因你 足夠幸福了
無人能預計未來 這心肺哪一秒壞掉

平日我離家去 都先吻你
若回不去了 感激你的照料
年月算短 不過全部也美妙
別話我悲觀了 情願你早知曉

無需給我掃墳 和骨灰去旅行
重新數數鐵塔上 每一格閃燈
蒼天縱太絕 不肯放過人
但至少 曾共你 好得很

台北小吃誘人 倫敦天氣惱人
重溫怎跟我 企在銅像前擁吻
還望你慶幸 旅程多開心
那時共你 與樂園是那麼近

留下沿途車票 多些拍照
未來灰暗了 都可靠它照耀
情話散於 地球無限個角落
日後再幫我 引你在下世紀一笑

無需給我掃墳 和骨灰去旅行
重新數數鐵塔上 每一格閃燈
蒼天縱太絕 不肯放過人
但至少 曾共你 好得很

台北小吃誘人 倫敦天氣惱人
重溫怎跟我 企在銅像前擁吻
還望你慶幸 旅程多開心
繼而讓我 撒在沿路那小鎮

人存在那麼虛渺 得到過你
比得到每個殊榮 更逼真

無需真正送行 何解一臉皺紋
明知這假設太壞 難令人興奮
言若似有憾 我無非感恩
有你陪伴我 每段遊歷都吸引

獨活[洪卓立 ]

 

還擔心你明日的安危 擔心你纏著他歡愉之際
可將戒線逐漸拆毀 可將我倆完全拆毀 快樂一世

 

獨活[洪卓立]
作詞:陳詠謙
作曲:Kenix Cheang
編曲:Kenix Cheang
監製:舒文

別要給我知道被遺下的殘酷夜晚你在誰的擁抱裡
信任一點點失去 你被撫摸的影像 揮之不去
為何未如別人自私隨便讓你將一切忠貞移除
而你問得這一句 而我亦要扮作允許

總有人大方 他跟你在前方
所以是我尾隨著你 偏不敢見光

誰夠膽公開這種關係 公開對你的執迷
不去問你 共誰人熱吻 自尊心我可放低
還擔心你明日的安危 擔心你纏著他歡愉之際
可將戒線逐漸拆毀 可將我倆完全拆毀 快樂一世

若我可中傷你別人問起為何共你這段日子不再見
我是否應該搶答 有第三者的出現

真相未曾弄清 心一再地提醒
當我未見那人共你 骯髒的背影

誰夠膽公開這種關係 公開對你的執迷
不去問你 共誰人熱吻 自尊心我可放低
還擔心你明日的安危 擔心你纏著他歡愉之際
可將戒線逐漸拆毀 可將我倆完全拆毀 快樂一世

骯髒可以洗 不需要忌諱
但我 但我想你發誓

如你搞清楚這種關係 即刻我絕口不提
不會像你 未曾原諒我 這一生也不放低
曾經講過的誓死一齊 今天你纏著他歡愉之際
怎麼你要叛逆到底 怎麼你要移情到底 報復一世

是我只有一次未拿捏好然後犯錯跌入誰的擁抱裡
最後我終於掙脫 最後你沒有放低

 

%d bloggers like this: